289

赛珍珠获诺奖《大地》创作背景是宿州

2017/11/8

赛珍珠获诺奖《大地》创作背景是宿州

 

赵汗青

 

 

赛珍珠是中国读者极为熟悉和喜爱的美国作家,曾长期在中国工作、生活,赛珍珠幼年便随父母来到中国,对这片土地充满了感情,她以皖北宿州农村为背景创作的长篇小说《大地》同时获得了普利策小说奖和诺贝尔文学奖,她也由此被称为“大地的女儿”。

1883年,美国传教士赛兆祥携妻子卡罗琳来到杭州,后来,夫妻两人经镇江渡江北上,沿京杭大运河来到苏北重镇清江浦传教。期间卡罗琳在中国共生了四个孩子,有三个都死于当时无法防治的“热病”,于是她被送回美国休养,期间生下了女儿赛珍珠。1892年10月,赛兆祥夫妇带着只有4个月大的女儿回到清江浦,赛珍珠两岁时,赛兆祥被教会调往镇江。

关于赛珍珠名字的由来,众说纷纭。据说有一次赛兆祥为几位教民讲授《圣经》,赛珍珠在旁吵闹,赛兆祥对妻子说:“你将康福特(赛珍珠原名)带到里屋去。”一位教民听了,对赛兆祥说:“这个名字叫起来有些拗口,还是给她取个中国名字吧!”

孩子原名就有“珍珠和安慰”的意思,她又是夫妻俩的掌上明珠,于是赛兆祥便以“赛”为姓,为女儿起了“赛珍珠”这个寓意深刻的中国名字。

赛珍珠的启蒙老师是她的保姆王阿妈,在赛珍珠的眼里,她似乎有讲不完的故事。王阿妈给赛珍珠讲《三国》,《水浒》,《三国演义》中刘备招亲的甘露寺就在镇江,动人的故事让赛珍珠领略了东方文化的奇妙。后来她随第一任丈夫在皖北宿州生活了五年,创作长篇小说《大地》时便有意无意地借用了中国章回小说的一些手法,让人读来妙趣横生,爱不释手。

1900年赛珍珠8岁时,中国北方爆发了大规模的义和团运动,外国传教士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赛兆祥借机携妻女回国探亲,赛珍珠第一次回到了美国故乡。两年后,10岁的赛珍珠重返镇江,受教于一位饱学宿儒孔先生门下,学习四书、五经,接受中国传统的私塾教育;放学回家后,母亲教她英文、音乐、美术和宗教方面的知识。赛珍珠自幼便受到中西方两种文化的影响和熏陶,这对她的行为习惯和思维方式都产生了重大影响,也为她日后从事文学创作提供了开阔的视野。

几年后,赛珍珠到美国基督教会创办的镇江实女中读书,开始接受正规的学校教育。17岁时,赛珍珠回国进伦道夫·梅康女子学院就读。她在中国生活了十几年,庐山、镇江、宿州和南京等许多地方都曾留下过她的足迹。连自己都觉得“与中国人没什么两样”,她在伦道夫·梅康女子学院赛珍珠档案的籍贯一栏,就赫然写着“中国”的字样除了金发碧眼的外表,赛珍珠可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中国姑娘,多年以后,她在《中国的今昔》一书中深情地写道:“我一生到老,从童稚到少女到成年,都属于中国。”

 

 

如果说马可·波罗是以游记的方式将中国介绍到国外,那么赛珍珠则是用小说把中国描绘给世界。

大学毕业后赛珍珠重返中国,当时父亲在风景如画的庐山牯岭有一座别墅,每当夏季来临,赛兆祥一家都会到庐山避暑。赛珍珠在庐山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每天早上到屋后岭上采回大把鲜花插在花瓶里,从不间断。她喜欢采摘紫萁和百合,但有一种黄色的百合她却从不采,因为这种花的花期只有一天,她心疼它生命的短暂。她的这种人文情怀,后来在其作品中得到淋漓尽致的渲染和发挥。就在美丽的牯岭,赛珍珠邂逅了第一任丈夫、青年农学家约翰·布克,两人很快便陷入了爱河。

婚后,赛珍珠随丈夫来到皖北宿州工作。这段经历对赛珍珠来说至关重要,后来成为其代表作《大地》的创作灵感和原型。从1917年到1921年,赛珍珠在宿州居住五年。五年里,赛珍珠在教会办的启秀女校今宿州九中执教,并一度任校长。同时,她还参与创办了民爱医院(今宿州市立医院)。赛珍珠的学生冯秀媛(原名冯玉淑)、岳继先、汪培珍等人,后来都成为宿州名人。此期张太太(原名周淑贞)在她影响下开办女子小学,让女儿张雅青原名张纯贤任校长多年还经常同丈夫布克下乡调查农业生产(她的丈夫布克是个农艺家),利用此机会,她结识了一些农民朋友。在她的朋友当中,社会层次各不相同,有遍身罗绮的城市妇女,也有蓬门荜户的乡下农妇。尤其是每次下乡,她都深入农民中间,问这问那,深入了解农民的生活。

一个秋天,她同丈夫布克由宿城到濉溪口去,布克骑车,赛珍珠坐二人小轿。濉溪口,俗称口子,旧宿州的三大镇之一,是名闻遐迩的口子酒产地。由于濉溪口是名镇,因而早就有了教会办的教堂。距教堂不远的一条街上,住着一姓李的大户,拥有良田数百亩,并兼营商业,在当地享有盛名。李姓大门上贴着:“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的对联。李家人丁旺盛,三世同堂,婆婆和儿媳都是基督教徒,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李家婆媳同赛珍珠相识,李家的儿媳对这位洋女士尤其佩服。

一天,李家的小媳妇偷偷邀赛珍珠到她家里玩,她们同坐在红罗帐下,于是出现了一段有趣的对话:

“告诉我,你真的当着别人的面,跟你丈夫讲话吗?”小媳妇问。

“真的。”赛珍珠回答。

“不怕人笑话?”

“我不认为那有什么不好。”

“你猜我结婚几年了?”

“没几年吧,看上去你这么年轻,房间的东西都还是新的。”

“我过门两年了。我们这里的规矩:媳妇当着众人,不能和丈夫讲话,见到公公只能低头走,更不能说话。”

“我从未见过我的公婆,因为他们在大海那边的美国。”

“那你是怎么结的婚?”

“自己结的,只要男女同意就可以了。”

“呦呦,那怎么可以?”

“怎么不行?我们那儿都这样。”

“还是你们那好,我们这可不管,我最头疼的是:我平时跟丈夫在一块的时间太短,他白天下地干活,很晚才回来,回来后还得到他父母房间里转上几小时,以表孝道,很晚才能到我这来……平时我只能同佣人、下人说话,见了长辈也不能先开口……只能等到熬成婆婆……”

这就是当时中国妇女的现状,中国的封建礼俗紧紧地束缚着她们,使她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赛珍珠很同情这位小媳妇,更同情中国当时像李家小媳妇这样的所有妇女。于是她掌握了宿州当时大量的农村素材,使她走上了辉煌的创作之路。当时,美国基督教北长老会在宿州设立福音堂,并建立了学校和“农业科学试验部”,约翰·布克便在“农业科学试验部”工作(今宿州市农业科学院)。布克的主要工作就是把西方先进的农耕方式教给中国农民,赛珍珠陪着丈夫一起下乡,走家串户,接触了许多目不识丁的农民,还和他们交上了朋友。所有这一切,都让赛珍珠近距离接触了中国最底层百姓的生活,了解了他们的苦楚与欢乐,正如后来她在书中所说:“他们承担着生活的重负,做得最多,挣得最少。他们与大地最亲近,无论是生是死,是哭是笑,都是最真实的。”

赛珍珠夫妇最初住在宿州城内一所青瓦灰砖的中式平房中,后来搬到自己设计的一座西式楼房里。随着与当地居民熟悉甚至成为朋友后,她便深深爱上了这个地方。而这里的百姓对这对洋夫妇也是印象颇深:“她还是一位双十年华稍过的少妇,颀长的身材,两道弯弯的浓眉下,一双碧色的大眼睛,不时闪帽着智慧的光芒。在人们眼中,她同样具有东方的女性美。赛珍珠的丈夫布克,平日总是骑着一辆脚踏车去城外的"农事部"上班。那时,脚踏车在宿州很少见,人们称为"洋驴子"。”

 

 

1931年3月,《大地》在美国出版,引起轰动,被列为畅销书。1932年《大地》获得美国普林斯顿文学奖;1938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她从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五世手中接过证书和奖金,然后致辞说:“中国人的生活这么多年来也就是我的生活,真的,他们的生活必将永远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1934年赛珍珠与丈夫布克的感情疏远,两人分居。第二年,赛珍珠离开中国,与约翰·戴出版公司总经理、《亚洲》杂志主编理查德·弗威尔士结婚,从此定居美国。

《大地》之后,赛珍珠又创作了《儿子们》、《分家》,与《大地》并称为三部曲,内容涉及了军阀混战、革命起义、西为中用等当时中国社会中的许多重大问题。与此同时,她还将中国古典小说《水浒传》译成英文,她为《水浒传》英译本取的名字《四海之内皆兄弟》令人叹服,作家林语堂曾对赛珍珠说:“多亏你的译本,使这部名著全球闻名。现在国外甚至有人将施耐庵比作荷马,称赞中国也有《伊利亚特》、《奥德赛》那样的作品。”

中国是赛珍珠永远的的精神家园,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她依然在记述着中国的故事。1973年,81岁的赛珍珠在美国去世。她一生写了85部作品,包括小说、传记、儿童文学等。她的作品被美国总统尼克松誉为“一座沟通东西方文明的桥梁”。

可见赛珍珠对中国的重要,对宿州更重要。赛珍珠在宿州生活五年,故居共有四处:一处在今天的大河南街福音堂院内,一处在福音堂西约百米处路北,一处在原宿州市市委党校院内,一处在现宿州市市立医院院内。宿州市现有赛珍珠纪念馆三处;宿州学院、市立医院、埇北文化小镇(筹)

如果赛珍珠的灵魂漂游太空,我想,她一定会到中国来,到《大地》的发生地宿州来

 

(作者系中国新闻杂志副总编、作家、学者)

 

:特别感谢原宿州市委张克副秘书长、宿州市政协港澳台和外事委员会居永立主任、宿州学院赛珍珠·布克纪念馆负责人鄢化志教授、宿州元一文化李连元先生、宿州学院杨文艺副教授。